快捷搜索:  as  xxx  test  as~!@  12  5615 and 1=1--  12lJcGfSvngfRs  5615

惠州茶产业大而不强,专家:融合发展才有出路

吸着晨雾,踏着露水,伴着鸟儿清脆的啼鸣,茶农早早来到茶园。茶树经过一冬的休整,茶芽肥硕,色泽翠绿。春茶贵如金!春茶上市时节,我市各茶叶产区,一派繁忙景象。

惠州茶起于东晋,普及兴盛是在唐代以后,且较早有成规模的茶园。据《全唐诗》和《全唐文》记载,唐代罗浮山的茶园已初具规模。到宋代,惠州的罗浮茶被列为名茶。在惠州,不仅植茶广泛,而且茶俗深入民间。900多年前,苏东坡曾言:“岭外惟惠俗喜斗茶。”

而今,惠州茶园种植面积达4万多亩,独具本土特色的好茶也不少,如博罗柏塘山茶、紫芽茶,惠阳桔塱茶,惠东火烧窑茶、岩茶,龙门南昆山毛茶……

历经千年传承,惠州茶历久弥香,正焕发出新的生机和活力。

博罗县柏塘镇的茶农在采茶。 惠州日报记者王建桥 摄

博罗县柏塘镇的茶农在采茶。 惠州日报记者王建桥 摄 

传承与发展

接棒传统

博罗县柏塘镇新陂村一个茶园中,90后王伊军和茶农们趁着清早,清捻馨香。

王伊军家的种茶史,要从他太祖父算起,太祖父爱茶,在山上零星种了一些茶树,用来自己炒茶喝。王伊军父亲这辈,扩大了茶园面积,还把附近一个果园改成茶园。2015年柏塘镇获评广东十大茶乡后,柏塘山茶名气越来越响。仅几年时间,王伊军的茶园就从10余亩扩大到30亩。

惠州茶品种很多,以绿茶为主。山茶是惠州茶的拳头产品,这类茶大多由柴火手工炒制或半手工炒制,茶香浓郁,香型多样,回甘悠长。

王伊军家的茶园,以细叶茶和客家小叶种为主。他家的茶叶,以柴火手工炒茶的老传统一直没变。这份老传统,在我市很多地方得到传承。在王伊军眼里,传统的技艺不能丢。

对80后杨锋波来说,种茶老传统是值得不断延续、扩张的事业。博罗福波生态茶园专业合作社是博罗县柏塘镇最早的茶叶专业合作社之一,该合作社的杨锋波因经营商行,结识了一帮老茶客,耳濡目染下,由门外汉成了柏塘山茶发烧友。

当大多数同龄人外出打拼时,杨锋波选择留在家乡,和父辈一起种茶。7年间,他的合作社自有茶园从100亩发展到1000亩,带动100多名合作社农户把茶园扩大到2000多亩。同样是在他的带动下,周边非合作社成员农户的茶叶种植面积由300多亩增至7000多亩,农户每亩收入从原来的5000多元增至2万多元。合作社还设立了柏塘山茶营销中心,免费为本地茶农提供展位销售茶叶。当然,这些茶必须通过检验,质量过关的才允许上架售卖。“希望以此带动茶农增收致富,打响我们本地茶叶品牌。”杨锋波说。

名气渐响

在惠州本土茶叶品牌中,潼侨绿茶曾一度辉煌,是惠州本土茶的代表。20世纪90年代,受工业大开发热潮影响,惠州的种茶业曾一度遭遇曲折。近些年,随着惠州经济社会的发展,惠州茶迎来了发展的春天。

借助2010年首届惠州茶文化节,惠州斗茶老传统得到复活。通过斗茶,惠州茶的品质不断提升,名气越来越大。

“刚开始举行斗茶活动时,茶农送来的茶样质量一般。之后,品质越来越好,有的茶样已达到中高端水平。”作为活动的组织者,惠州市茶文化促进会会长丘燕伦感到很欣慰。

如今,惠州斗茶成为一个颇具知名度的品牌。“通过系列茶文化活动,以文化惠州吸引深圳、广州、东莞的茶文化爱好者,达成惠州的茶产业效益增量,增加了就业和茶农收入。”

产业之困境

亟需转型

茶叶一年四季可采摘,拿柏塘山茶的春茶来说,每年有两个月采摘期,一斤的价格能卖到200~300元,一般茶农家庭种植3~5亩茶园,一年下来产值有十多万到二十万元。

惠州多山地,大规模、产业化种茶前景广阔。近年来,我市农户种植茶叶的积极性都比较高。据不完全统计,惠州的茶园种植面积从原来的几千亩,发展到如今4万多亩。虽然茶产业的版图在不断扩张,但惠州茶叶产业的发展仍相对传统,存在的问题不容小觑。

现代人生活水平日益提升,对茶叶品质的追求也越来越高。

传统的茶园缺乏规范化管理,且现代化程度不高。我市茶产业以小户茶农居多,传统制茶多在家庭小作坊内进行,凭借炒茶人的手艺和经验,杀青、揉捻、炒茶……炒制出来的茶叶,品质不够稳定,即便是合作社或企业,也多因缺乏统一标准,发展相对不成熟。惠州茶产业的转型升级,已迫在眉睫。

王伊军说,他准备接下来在80亩新茶园里,按照标准开垦,规范化种植和管理,同时建设规范化生产车间。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